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是余欢水(原著《如果没有明天》) > 二十一

二十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我问栾冰然:“如果我没有得癌症,你会嫁给我吗?”
  
  栾冰然犹豫了一下,说:“不会。”
  
  我问她:“是因为我长得难看吗?”
  
  栾冰然反问我:“我有那么浅薄吗?”
  
  我问栾冰然:“那为什么不嫁给我?”
  
  栾冰然继续反问:“我必须嫁给你吗?”
  
  我一时间愕然:“可是……可那天在山洞里……”
  
  栾冰然说:“那天晚上,我以为我要死了,而你又是那么勇敢无畏,我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  
  我问她:“你现在有别的选择?”
  
  栾冰然合上笔记本说:“我有恋人,他在澳大利亚留学,我会一直等到他回来。”
  
 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,我没有变得无所事事,因为我要把剩下的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。连工作加生活,我在北京待了已经十七年了,可是我有很多地方都没有去过。故宫、天坛、颐和园、恭王府、八大胡同、后海,我准备每天逛一个地方。这一周,我没有要栾冰然陪我,让她专心安排我的最后永别会。我在恭王府的海棠树下神游太虚的时候,突然被电话铃惊醒,是吕夫蒙打来的电话,他说他接到栾冰然的电话,让他参加周末的永别会,问我是什么情况?我把我的不幸遭遇告诉了他,他当时在电话里就哭了,问我在哪儿,非要过来找我喝酒。直到我俩在东单见面的时候,吕夫蒙的眼圈还是红红的,他说:“你的气色不像是得了癌症。”
  
  我说:“强打着精神硬撑,我得撑到永别会之后才能散架,免得你们看见了我,觉得可怜。”
  
  吕夫蒙掏出一沓儿报纸:“前几天,报纸上都是余欢水,我还以为是重名呢,哥们儿,你他妈的真是个爷们儿。”
  
  我说:“我窝囊了一辈子,临死怎么也得做一回爷们儿。”
  
  五瓶啤酒喝下肚,吕夫蒙眼含热泪地问我: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  
  我说:“什么都不需要,只要你明天晚上去参加我的永别会。”
  
  吕夫蒙又问我:“为什么不去医院试一试,没准运气好,就……”
  
  我问吕夫蒙:“你一直见证着我的运气,好过吗?”
  
  吕夫蒙一仰脖子,又干了一杯啤酒,说:“将来有一天,我要是得了癌症,也不会去医院,那就是榨干穷人最后一滴血的地方。”
  
  我不想再谈论我的病情,就问吕夫蒙跟女画家怎么样了?吕夫蒙说:“我本来还在犹豫换不换女朋友,但是通过你这个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,我想好了,就娶女画家当老婆了,找个踏踏实实的女人相爱一辈子,这就是他妈的幸福。”
  
  我和吕夫蒙干了一杯啤酒,以示祝贺。突然间,我悲从中来,不停地跟吕夫蒙推杯换盏,我还告诉吕夫蒙我失恋了。吕夫蒙说:“你那是离婚,不是失恋。”
  
  我纠正吕夫蒙:“离婚后,我又恋爱了。”
  
  吕夫蒙擦干眼泪:“你丫心真够大的,都这样了还……你属于典型的被中国传统文化毒害的那一批,小时候被灌输做一个正人君子,把自己所有欲望都憋在心里,等到中年明白过味来,心底的欲望就井喷一样爆发出来,四处发情撩骚,临死都不忘谈一回恋爱。”
  
  我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于是,我就把我和栾冰然的事情跟吕夫蒙说了。吕夫蒙说:“彼时彼地,你俩都以为自己是将死之人,那个时候做任何承诺和选择,都不是那个正常的你和正常的她,所以……所以你就别想那么多了,踏踏实实上路吧。”
  
  吕夫蒙酒意渐浓,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邻桌的食客都在冲着我俩翻白眼。吕夫蒙跟旁边一个小伙子杠上了,他指着我问那个小伙子: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他就是电视上报纸上整天说的城市英雄,他是这座城市的希望,他就是余欢水,我的大学同学,他就要死了……”
  
  吕夫蒙说完,就趴到小伙子身上哭了,而且是号啕大哭,眼泪鼻涕全都蹭在小伙子的毛衣上。结账的时候,餐馆老板死活不收钱,说城市英雄能来吃顿饭,是餐馆的荣耀。吕夫蒙懊悔不迭:“刚才犹豫半天没舍得点一只酱肘子。”
  
  走出餐馆,凛冬已至,天空又飘起了雪花。北京今年冬天的雪真多啊,在我们四川老家几乎看不见雪,所以我尤其喜欢下雪。我清晰记得,上大学的第一个冬天,也是晚上下了一场大雪,我激动得一夜没有睡觉,关上教室里的灯,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前,看见雪花一片一片叠加,直至染白整个世界。
  
  吕夫蒙突然扯着嗓子,唱起罗大佑的《光阴的故事》,这是我们在大学走廊里每次合唱的保留曲目:“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,再次的见面我们又历经了多少的路程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