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是余欢水(原著《如果没有明天》) > 二十

二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我智勇双全,与绑匪巧妙周旋的事迹再次上了各类媒体,铺天盖地的褒扬之词让我觉得是在做梦。栾冰然一语成谶,我真的被宣扬成了这座城市的英雄和希望。在接受媒体采访之前,方队长和冯所长跟我进行了一次秘密谈话。冯所长问我,是不是那天晚上在派出所偷看到了市局统一部署的绝密通知?我说是的。方队长接着问我:“你为什么把自己的眼角膜卖了?”
  
  我说:“我得了癌症,我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超不过半年。”
  
  冯所长和方队长对望了一眼,方队长最后对冯所长说:“你带他去接受采访吧。”
  
  我问方队长:“我卖眼角膜的钱,你们准备怎么处理?”
  
  方队长拍了拍我的肩膀,笑着说:“你没有卖过眼角膜,你填写的是捐献眼角膜,是被地下贩卖人体器官的组织骗了。”
  
  我说我明白了,但我不想接受采访,方队长问为什么?我说:“我接受采访必须带上栾冰然,可是我又担心她将来会被徐二炮的余党报复。”
  
  方队长说:“你放心吧,他们团伙总共八个人,现在全部抓获归案了,身上都背着人命案子,这辈子不可能再放出来了。”
  
  冯所长还叮嘱我,不能对媒体说我得了癌症。我问为什么?冯所长也讲不出为什么,总之他觉得不合适。我又问他,觉得哪里不合适?冯所长也讲不出为什么,最后他有些不耐烦了,就对我说:“随你便吧,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。”
  
  我和栾冰然的关系有点怪异,那晚上在山洞里,我们俩一直扮演恋人,她的拥抱,她的眼泪,她的亲吻,给了我全部勇气和智慧。可是,从被警察解救出来之后,我们俩又变成了公益关系,我是癌症患者,她是我的临终关怀人。昨天晚上,我们俩一起吃完日本料理出来的时候,我的手故意碰了一下她的手,她迅速地把手揣进羽绒服里,还故意说天气好冷啊。我当时很失落,我的心比天气还要冷,我甚至懊悔被警察解救,如果我们现在还在徐二炮手里,我敢肯定栾冰然还会爱我心疼我,为我撕心裂肺掉眼泪。就算是两只耳朵都被徐二炮割掉,我也在所不惜。昨夜一夜没睡,后来我想明白了,我和栾冰然没有相爱的基础,我们在一起的时间,加起来才有几天,而且我是一个不久于人世的人。爱了又能怎样?如果爱了,只能给活下去的人徒增痛苦。想到这一层,我也就释然了。
  
  采访地点被安排在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大会议室,前来接受采访的,除了我之外,还有魏党军、杰克、露丝和栾冰然,我们五个人坐在台上,台下坐满了记者,还有长枪短炮一样的摄像机和照相机。而且,我的前妻带着我儿子也来了,他们娘儿俩坐在第一排,前妻不停地对着我微笑,还伸出大拇指。她的嘴型好像只说了两个字:牛菖!
  
  采访进行得很热烈,基本都是其他四人在说话,我羞于标榜自己。虽然大多数记者都是对着我提问的,可我总是把话题撂给大家,尤其是善于说场面话的魏党军,简直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,不遗余力地夸赞我这个前下属。采访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有一个很鸡贼的女记者问我:“余先生,请问你怎么会有地下贩卖人体器官组织的联系电话?”
  
  我说:“我从网上搜的,跟其中一个人通过qq联系,所以有了他们的电话。”
  
  鸡贼女记者又问:“你一个普通市民怎么会跟犯罪组织有联系呢?”
  
  我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,而其他人也无法替我回答这个问题,现场瞬间变得尴尬,所有记者都竖起耳朵听我的解释。我相信,此刻现场的摄像机和照相机肯定都把镜头推上去,正在给我面部特写。主持现场采访的冯所长急忙给我打圆场,说是余先生身体不适,宣布采访到此结束。现场开始有些骚乱,这是很多记者因为不满发出的声音。其实,我现在有很多应答备案,每一条都能帮我渡过这一关,例如是对方主动加我的qq,询问我是否愿意捐献眼角膜等等,但我不想搪塞。我知道,所有记者都是人精,他们会揪住这个话题问个底儿掉,于是,一个谎言需要一千个谎言来遮掩。我总共还有不到半年时间,我不想在谎言中走完我的人生。于是,我站起身来,现场霎时安静下来,我清了清嗓子说:“是我主动找到贩卖人体器官的组织,因为我卖掉了我的眼角膜。”
  
  采访现场像是炸了锅一样,我的回答让记者很是兴奋,兴奋得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提问。我的肾上腺素就像决堤的洪水,兴奋度绝对超过在座的记者,我的大脑或者说是我的灵魂仿佛出了壳,晃晃悠悠荡漾在会议室的上空,欣赏着因我一举一动一张嘴就能把控的场子。两个月前,就算是在我七十平方米的家里,都不是我能控制的场子。两个月后,我竟然能够左右北京城里所有媒体记者的兴奋度。我真他妈的应该感谢胰腺癌,如果不是胰腺癌,我怎么能享受一周来如此快意的人生?冯所长离开主持台,走到我的跟前对我说:“余先生,您是不是身体不适?我们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吧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