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是余欢水(原著《如果没有明天》) > 十二

十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栾冰然敲开我的房门时是上午十点整,我睡眼惺忪地打开门,看到那双纯净的狗眼,顿时完全清醒了。那一刻,我觉得灰了两个多月的世界,顿时明快起来,而且有了颜色。栾冰然看见我很吃惊,站在门口迟疑了至少十秒钟,问道:“原来是你啊?”
  
  我微笑着伸出手,栾冰然却把手别到身后,说:“我不跟没有洗漱过的男人握手。”
  
  我下意识地把手在睡衣上蹭了蹭,侧过身来邀请栾冰然进屋。她进屋后,脱掉小白兔帽子和羽绒服,环视四周,像个警察一样打量着房间,突然问道:“这是租来的房子吧?”
  
  我问她怎么看出来的?栾冰然说:“房屋主人的装修还是蛮有品位的,跟你的风格不相符。”
  
  我说:“我的品位有那么糟糕吗?”
  
  栾冰然说:“说不上糟糕,有点二罢了。”
  
  在我短暂的一生中,听过无数奚落和嘲讽,我已经可以做到用浑不在意的微笑掩饰内心的愤怒。自从得了癌症以来,我连内心的愤怒都省掉了,根本用不着掩饰。所以,我心平气和地问道:“我的风格怎么二了?”
  
  栾冰然走到电视机前,用手敲了敲电视机后面的大理石墙面,说:“这是产自澳大利亚的黑金花大理石,在澳大利亚就不便宜,运到中国后更是价格不菲。”
  
  “你觉得我没有钱,用不起这样的装修材料,是吗?”
  
  栾冰然说:“这个不仅仅是有钱没钱的事儿,能够使用黑金花的人,肯定是一个讲究生活品质的人。”
  
  我问道:“你觉得我是一个没有生活品质的人?”
  
  栾冰然走过来,扯了扯我身上的睡衣,说:“一个如此讲究生活品质的人,至少应该穿纯棉睡衣,而不是尼龙丝质睡衣。”
  
  我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衣,问道:“尼龙丝质睡衣怎么了?很舒服的。”
  
  栾冰然说:“尼龙丝质睡衣会跟毛毯、床单摩擦产生静电,你晚上睡觉转身的时候,就没有被噼里啪啦的静电电醒过?”
  
  我回忆了一下,的确有过这样的时候,我当时还以为是自己做梦呢。看不出来,小白兔的眼睛跟狗眼一般纯净,却能看出这么多内容来。我问小白兔栾冰然:“你怎么看出来这是意大利的大理石?”
  
  栾冰然说:“我在澳大利亚读的高中和大学,业余时间在悉尼一个土豪家里做保洁,他们家的浴室和客厅里用的都是黑金花大理石,主人曾经跟我说过这种大理石,还叮嘱我不要用化学去污剂擦洗。”
  
  在我想象中,凡是能够出国读中学的孩子,家里都是非富即贵,怎么还会去当地人家里做雇工?栾冰然看出我的疑惑,说:“我们家不当官也没有钱,我爸爸是首钢一个车间主任,母亲还下岗在家闲着,可他们非要送我出国读书,就是盼着我有出息,将来能够生活得体面一些,所以二老省吃俭用攒下钱,都花在我身上了。”
  
  我问栾冰然:“那你后来出息了吗?”
  
  栾冰然说:“我的大学还没有读完,爸爸就得了肺癌,我只好辍学回来了。”
  
  我问:“你爸爸现在怎么样?”
  
  栾冰然纯净的狗眼里飘过一丝遗憾,说:“半年前去世了。”
  
  我说:“对不起!”
  
  她说:“没关系,谁都会死。”
  
  我还想安慰小白兔几句,可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笔记本,说要开始工作了。我问她开始什么工作?她说:“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,告诉我,我们的慈善会会尽最大努力,帮你实现一些愿望。”
  
  帮我实现一些愿望?我说我有很多愿望。栾冰然说:“我们只能帮你完成一些合理的、可操作性强的、不违背人性的、不违背法律的愿望。”
  
  我问道:“怎么收费?”
  
  栾冰然说:“不收费,我们是ngo,是一个公益的、非营利性的慈善组织。”
  
  我还是不太相信,我又问道:“你们的经费从哪里来?”
  
  栾冰然说:“主要是靠社会慈善捐助,也有一些接受我们临终关怀的人,把部分遗产捐赠给我们慈善会。”
  
  我说我没有财产,所以也没有遗产。栾冰然说没有关系,她还说:“在我们有信仰的人眼里,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。”
  
  我说:“有钱人和没钱人。”
  
  栾冰然说:“有信仰的人和没有信仰的人。”
  
  我说我没有信仰,你们还会对我进行临终关怀吗?栾冰然说:“没有信仰的人更需要救赎。”
  
  接下来的整个上午,小白兔栾冰然都在工作,她用了笔记本上十页纸才记录完我的愿望。栾冰然甩了甩胳膊,说:“你也太贪心了吧。”
  
  我说:“蹉跎半生,临死之前总得奢侈一回,哪怕是过过嘴瘾也好。”
  
  栾冰然收拾起笔记本,站起身来穿衣服,说:“我先回去整理出一份报告交上去,等经费批下来,就可以帮你实现愿望了。”
  
  我一听到她说写报告、审批等词语,心里顿时凉了半截。栾冰然看出我情绪的变化,她安慰我说:“别拿我们当有关部门看,我们的审批很快,评估部门开一次会就可以通过。”
  
  我问她,我的所有愿望是不是都能通过?栾冰然说:“不一定,评估部门会结合病患者的实际情况,做一些项目的删减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