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是余欢水(原著《如果没有明天》) > 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吕夫蒙盯着我的脸,似乎发觉我有点异样,便问我:“你有什么急事,赶着去投胎啊!”
  在我的记忆中,这厮是第一次看着我的眼睛说话的。如果放在两天前,他能这样注视我,我就张不开嘴问他要钱了,不是我犯贱,实在是我的朋友太少了。我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纸,重重地拍在餐桌上,结果把桌子上半碗馄钝拍翻了,整张纸全浸在馄钝汤里。我拎起馄钝汤纸片甩了甩,对吕夫蒙说:“这是十三万元的同期银行利率,作为同学加哥们儿,我总共给你让了两个点,合计是十四万七千两百六十四块毛七,今天晚上这顿饭算是我请客,所以,我再刨去零头两百六十四块毛七,剩下的十四万七千块钱,限你三天还清。不要问我为什么要钱,因为钱本来就是我的。你也不要找什么借口,你的借口肯定比不过我的借口,因为我快要死了。”
  吕夫蒙愣了一会儿,而后笑着说:“我从来没有听过你一口气说这么多话,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?”
  我说:“屁话!老子这辈子什么时候容易过。”
  吕夫蒙根本没有把我的话当回事,他低着头摆弄了一会儿手机,抬头说:“你别着急,我现在账户上没钱,还钱的事儿还得从长计议。”
  我说:“我没有耐心跟你从长计议,我只问你还不还钱,什么时候还?”
  他反问我:“是不是你老婆逼你来问我要钱?”
  我说:“你还有脸问我老婆的事儿,就因为你欠钱不还,我老婆都跟我分居三个月了。”
  吕夫蒙脸上挤出一丝假笑,应付我说:“婚后分居有利于男人身体健康,你小子还挺会保养的。”
  我说:“你他妈的是真不会说人话,所以我就不跟你费唾沫了,赶紧说你什么时候还我钱!”
  我说话的音调越来越高,他赶紧示意我小声一点,说在这里吃饭的人大都是他女朋友的朋友。我一把夺过他的手机,从手机里面找到了她女朋友的名字,我对他说:“既然你怕在你女朋友面前没面子,那我就找你女朋友要钱吧。”
  吕夫蒙起身抢回了他的手机,气呼呼地大声质问我:“你要钱不要脸了,是吧?为了这几个臭钱,你竟然跟老同学、跟好哥们儿玩不择手段,你以后还在社会上混不混了?”
  小餐馆总共没几个人,这时候,大家都不吃东西了,盯着我俩看笑话。邻桌一个大胡子对吕夫蒙说:“小吕,这个年头的人,都没有什么道德底线,你就当是遇人不淑吧。”
  经吕夫蒙的错误引导,又经大胡子不分是非的解读,小餐馆里看热闹的眼神变成了轻蔑的眼神,进而转成鄙夷的眼神。这是我熟悉的眼神,以往不管是在同事那里,还是在装修工人那里,抑或是在我岳父家里,我都受过,而且照单全收。可今天,老子不想要了,因为我快要死了。我从大胡子的餐桌上抄起他没喝完的半瓶啤酒,“啪啦”一声在墙根儿的暖气片上砸掉瓶底,然后抵在吕夫蒙的胸前,用我自以为很歹毒的语气说:“因为你,我老婆才跟我闹分居闹离婚,你现在还要赖账不还,你已经把我逼上绝路,今天我就跟你做个了结吧。”
  吕夫蒙的下巴半天没合上,合上之后,他才说:“别激动!好好好!三天就三天,我他妈的还了你的钱,咱们以后各走各的路!”
  我倒是想跟你们走同一条路,可造化弄人啊。奇怪!他们是不是都已经看出来我要死了,要不一天当中怎么会有两个人跟我说同一句话———我们各走各的路。苏格拉底死前好像就说过类似的话:死别的时辰已经到了,我们各走各的路吧———我去死,而你们去活。哪一个更好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