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是余欢水(原著《如果没有明天》) > 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还有三天是中秋节,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度过的第三十九个中秋节。除了越来越贵的月饼,还有越来越稀疏的脑门之外,这个中秋节跟前三十八个样,无聊透顶。
  业务部的同事们拿着填写好的客户名单,轮流找主管赵觉民签字,以便在中秋节前把月饼和红酒送到自己的客户手中。吴安同的业绩是我们部门里最好的,所以,他的客户名单比较长,用5号字还排满了整整两页a4纸。
  我的“月饼”客户名单上只有六位,跟我上半年的工作业绩成正比,赵觉民眼皮都没抬下就给我签字了。我没敢像吴安同那样把自己相好的名单放进公司客户名单里面,因为我想保住这份很烂的工作,如果工作都没了,老婆喊我“窝囊废”的时候,就更理直气壮了。其实,她叫我窝囊废也没什么,以前做爱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叫我的,她只是不该在儿子面前喋喋不休地重复这三个字。唉!同样三个字,改变了语境也就换了性质。分居以来,估计她在儿子面前已经把我编派得比灰太狼还愚蠢。所以,我敢肯定,我儿子学会鄙视的第个人就是我。儿子已经上年级了,我去他学校开了几次家长会,老师说我儿子上课不专心听讲,脑子总是开小差,到现在还背不下来字母表。老师还建议我带儿子去看心理医生,说我儿子的问题老师管不了。我不太担心我儿子的问题,因为我小时候也是这样,其实,我现在也是这样,经常灵魂出窍,魂游太虚。
  吴安同的客户名单被赵觉民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手指重重地点在名单的头尾两个女性名字上,眼皮不抬地问吴安同:“她们俩与公司是什么业务关系?”
  赵觉民的口吻,很像是在询问吴安同与她俩的性关系。吴安同把抽了半截的“软中华”狠狠地按在赵觉民满是“中南海”烟蒂的烟灰缸里,不紧不慢地说:“我的业务就是靠女人做起来的,你不是也明里暗里地鼓励这种业务关系吗?你这么关切,是不是公司要给我发放精子损失费?”
  赵觉民干笑了两声说:“谁不知道你吴安同的能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给你发精子损失费,那是羞辱你。”
  赵觉民说完,坏笑了两声,把两页a4纸签了。吴安同给赵觉民的桌面上丢了根软中华,还是副不急不躁的样子:“羞辱我吧,撒开了欢儿地羞辱我吧!只要补助费够多,我就扛得住……”
  这就是吴安同,嘴巴能杀人。所以,我在办公室里面尽量避免跟他交流。如果有不得不说的话,我也尽量把话说得不留下任何话把儿,说完了就赶紧摸起电话联系业务,其实我没那么多业务电话。有次,吴安同就把我的电话夺了过去,听电话里面是忙音,就关切地问我:“不装菖能死吗?”
  别人或许会以为我俩关系不好,也许就是不好,可我内心对吴安同还是很景仰,觉得整个社会就是为他们这类人配备的,所以他骂我,我也不生气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